凤凰切双立人

不是所有猫都曾见过火车

        Luna是见过火车的,一只寄养在我家的波斯猫,眼睛鼻子皱成一团,时常流着眼泪,脏兮兮的白毛,走在地上直打滑,它喜欢跑进我们的房间,隔着玻璃窗向外看,火车经过就绷紧了脊背,它喜欢温暖舒适的地方,只是每天晚上都会被赶到走廊,可怜兮兮的想要进来,试探性的叫两声,没人理睬也就噤声了。不是自己的猫,总像是别人家的孩子,想要疼爱都师出无名,面对别人的作弄也只能讪讪的陪笑,谁会为了一只和自己没关系的猫而去得罪住在一起的人呢。听说它的主人已经找到房子,就快能把它接走了。    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我由衷的为它感到高兴。

紫阳花与阴雨连绵的四月最为相称

乱来的游记①

        来到意大利两个月不到就是圣诞节假期,22日是周六,结束了周五的课程就匆匆打包了行李准备出发,前两天不幸把头发漂坏了,斑秃的黄鼠狼似的,于是带了帽子遮掩,衣服翻翻捡捡却怎么也找不到想穿的那件磨毛立领橘灰格纹衬衫,也就翻出了夏季的衬衫带上。第二天起的迟了,差点赶不上去比萨的火车,幸而火车也晚来了一分钟,恰好赶上,于是穿梭过雾气笼罩的托斯卡纳田野来到了比萨。
        时间还早,看好了去机场的路线就准备去下斜塔,比萨不大,走半小时左右就到了斜塔。塔确实是斜的,配上标准教科书式的蓝天草地,不大提得起热情。走回火车站的路上有大大小小的圣诞集市,没有发现很有趣的。火车站右转就有Linea Verde直接到机场,比萨机场不大,但是圣诞假期人很多,安检口前排了弯弯绕绕至少六十米的长队,但是过得很快,也没有国内严。机票订的是廉价航空,小包放在座椅前,手机不需要关机,作为交通来说很合适。大约不到两个小时,跨过海洋就到了西班牙巴塞罗那临近城市的偏远小机场,机场附近的伞状树与空旷的黄色草地让我觉得到了非洲。
        到了西班牙我的TIM电话卡处于无法连接数据的状态,但是其他同伴是可以正常使用的,也没有过多在意,没有网就没有吧,也没有需要联系的人与事情。机场大巴到巴塞市区用了差不多两个小时。下车就有地铁到达自由广场附近的住处,在地铁口购买了十次票,比单次票优惠一半以上,凭票可以乘坐公交车地铁,似乎轻轨也可以,不过没有尝试过。住处条件相当不错,三居室的公寓,宜家性冷淡的装修风格,可惜只订了一天,之后还是要住在另一处民宿的。刚好大学时的朋友留法,圣诞节假期来西班牙游玩于是约定见一面。
tbc…

老桥上的栏杆上挂满了情人锁上的锁头…
每周都要清理呢…

阿诺河上一个被锁起来的小空地,据说数年前发生过凶杀案。